页面载入中...

非遗中国:苗族芦笙制作技艺

  其实种橙我也是从头学起,样样都要自己翻书看,找专家问。我找了几个得力的作业长,他们帮我守着地里具体的事情,方向性的事情我来把握。尽管我不用自己拿锄头,不用亲自去摘果子,但是,果树每天长得怎么样、有什么问题,我必须比农民还要掌握得仔细。我如果说不出个一二三,就指挥不动他们。哪一行都是一样,你要做管理工作,首先生产业务就要熟悉,不然话说出来都不对路。

  要把橙种好不容易。大家都以为农业是个技术壁垒低的行业,以为春天种下去,秋天等着收就得了。哪有那么容易?除非你不想干好,就想跟着天吃饭算了,那的确没有什么难度。但真要做好,不花精力不动脑子不行。我们的果子这么些年来,从水源开始,土壤的有机质比例、剪枝的频率、挂果多少,样样都要操心,每年的情况都不一样,每年都有新的问题出现,所以不断要有对策。我这个脑子里,记了不知多少数字。我从小数学并不好,但我心里总在盘账,对数字,敏感得很。

  2005年,我们发现果子口感太淡,果肉不化渣,就赶紧解决,从肥料配比、浇水的频次、开花时间控制,每个细节都要抓。现在大家吃到橙子都说“甜酸比例合适、味道好,果肉化渣”,那是我们花了好多年时间一点点调出来的。传统的观点都是农作物70%靠天,我这个果园,就是希望让大家有一个认识:只要用先进的、科学的观点来经营农业,把工业的一些制度引进农业,就不用那么依赖老天了,把70%的依赖降到30%,人就主动了。

  我们来搞这个果园,自己要掌握足够的种植知识和技术,也要让下面的农户、作业长有一些知识观念。让他们掌握技术其实不难,每年我们都会请柑橘研究所的专家到果园来和我们沟通交流;但改变观念没那么容易,特别是农户们,他们对我们的标准化生产没那么快就接受。作业长们好得多,他们都是农业技术方面的熟手,但他们的观念也是一点点改变过来的。刚开始那几年,我也和作业长们着过急,生气了还用烟头扔过王学堂,其实没什么大问题,分歧都在观念上。我希望他们不仅掌握先进技术,最重要的是更新观念。

  “这几年,我国成年国民的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确实在上升。”如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国民阅读研究与促进中心主任徐升国所言,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成年国民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为68.2%,较2015年的64.0%上升了4.2个百分点,增势明显。

  “数字阅读确实有快捷方便的特点。大概比2012年更早一些,纸质书人均阅读率一度出现下降趋势。”徐升国透露。

admin
非遗中国:苗族芦笙制作技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