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我和我的祖国》在东京首映

  上任伊始,单霁翔穿着一双老布鞋,带着助理,俩人花了5个月,绕着故宫走了一圈儿。9371间古建,凡是门都要推开看一看,光是鞋就磨坏了20多双。

  夏天天气热得很,助理脖子上挎着相机跟着单霁翔在故宫到处跑,“跟着我们院长,费鞋”。

  单霁翔曾说,自己小时候就在北京的四合院生活,可没有想到的是,退休前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到北京最大的四合院看门”。

  对他来说,看好这原有的“家当”始终是“看门人”的重任。

  3 中小成本影片用温暖现实主义装点着多样化市场

  2019年国产电影中的中小成本方阵,规模有了扩大,艺术质量也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2019年,主旋律电影与市场电影的对立被打破了,艺术电影主流化,主流电影艺术化。这一年,中小成本电影继续延续现实主义精神,选择和观众距离最近的朴素情感沟通方式,讲述当下中国发生的“本土故事”。这与“新主流大片”以普通人的情感体验与当下的观众建立情感上的共鸣、将个体人物命运和国家命运结合起来的特色具有相通性。

  与此同时,青春题材电影的创作不再停留在对青春的回忆和纯粹的理想化表达上,而是在传递主流价值观的基础上,真实反映年轻人的青春生活、反思社会问题。如《少年的你》探讨了原生家庭和社会现实问题,这样的“全民议题”使得观众在观影的同时完成了和作者共通的情感体验。其他写实题材的文艺片,也具有这样的情感体验性和共通性。《地久天长》通过刻画普通人,对中国社会变迁进行了深邃而细致的表达,为现实题材影片注入深切的人文关怀。《红花绿叶》《过春天》《过昭关》等现实题材影片,既有生活的质感,又有对基层民众情感的真挚表达,在平凡中蕴含着动人力量,凸显了人性的温暖与善良,书写着爱的主题,装点着多样化的市场。

  2019年,中小成本的国产文艺片实现了创新,得到观众的进一步响应,也反映出了当代观众的审美取向。这样一种趋势,既增强了电影创作者对文艺片创作的自信,也增强了中国电影的艺术自信和创新动力。以写实精神表达体验,成为2019年度中低成本电影的显著特点,但全年没有出现类似《我不是药神》的现实主义力作,因此还存在着较大的提升空间。

admin
《我和我的祖国》在东京首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